雾落霜

基谷 ffxv fate 秦时 hp犬狼等 天天都在期盼有dn的粮吃

【ff15/无cp】尼克斯的执勤之后

梗来自和@乙宮 アカ雪 的聊天【
只是个关于王子小时候的段子
ooc预警(我完全是来搞笑的
以及,我真的不是黑(真诚脸
------
利波特斯最让人不能忍受的是什么?
在十分钟之前拿这个问题问尼克斯,尼克斯大概会说“酒品差”或者“睡觉磨牙”。
但现在,尼克斯第二十五次看了一眼手表,痛苦地拿眼睛丈量了一下自己和厕所之间的距离。
利波特斯最不能让人忍受的是他执勤换班总迟到!而且还越是熟人就越没有顾忌!尼克斯咬着牙。自己就不应该多喝那一杯水。
等到利波特斯姗姗来迟,朝尼克斯赔了个笑脸的时候,他“下班后请你喝酒”的承诺还没来得及出口,尼克斯就像风一样迅速地刮走了,只留下一个秋后算账的眼神。
.
五分钟后,尼克斯重新恢复了昂首挺胸的姿态,脚步都变得格外轻快。
走廊里十分空旷,只偶尔有人低着头匆匆而过。而拐角处的房间却一反常态地十分热闹,围观者挤挤挨挨地站着,但还是有不少人站到了房门外垫着脚往里张望。
尼克斯有点好奇:王宫里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闲人了?
事实证明,没有抽不出时间的人,只有不够轰动的新闻。
年幼的王子站在窗台上,手紧紧地拽住绛红色的窗帘,简直恨不得整个人都挂在上面。圆圆的小脸紧紧皱起来,仿佛是要被迫独自面对高达5米的使骸巨人。
虽然隔得远,但尼克斯敢打包票,王子肯定是哭过了。
就算没有,也离哭不远了。
不过抛开王子的身份,一个还没他腰高对小孩子,受到惊吓而哭泣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。尼克斯想,也许他是爬上窗台之后又害怕会从窗户掉出去?
站在旁边的顾问看起来也是一脸焦虑,十分担心王子的安全啊。
尼克斯心里升起了一点同情心,和对淘气的小男孩的宽容。他挤开围在附近的人群,想走过去把诺克提斯抱下来。
他还没来得及朝窗台更走近一点,就听到了顾问对王子焦急地劝解。
“殿下,请您快下来吧!”伊格尼斯简直字字泣血,“虫子真的已经爬走了!”
……
如果我这时候扭头就走,究竟算不算是渎职呢?尼克斯深沉地想。

-End-
啊欺负幼诺真让我心潮澎湃啊(x

评论(6)

热度(35)

  1. 乙宮 アカ雪雾落霜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和你们吹吹我这个小伙伴,她的脑洞是星辰大海!